扶疏

为君唤雪梅花天,握手一笑三千年。

【雁默】所染(4-5)

所染4-5
手机码的orz
尽力日更。以上。
感谢点赞给小心心以及评论捉虫的小天使,日更送给你们。

 

 

 

少年时,遇见这样一个惊才绝艳到极致的人,不知是灾祸,还是幸运?

上官鸿信在后来的很多年都挣扎在这个问题之中。

 

“最后一个建议。”那人清冷的声音传来,音调依旧无甚起伏。上官鸿信却仿佛是在献祭台上引颈待戮的祭品,献上所有虔诚与信仰,等一个残酷的结局。

可纵然下意识已经预知结局惨淡,在策天凤的声音传来之际,上官鸿信还是停住了离开的步伐,却没有回头。他已经不能回头了,也绝不回头。哪怕是把全天下人的性命都放在他眼前,他也做不到亲手杀死策天凤。

 

深冬的冷风吹散了这对师徒之间昔日最后的温存。

策天凤开口了,随后上官鸿信再不停留,更迅速的推开那扇如有千斤重的栖桐宫的大门。任身后梧桐落叶簌簌,再未有一眼回眸。

他理所当然的错过了策天凤一生,最温柔的一次注视,无声的口型,“吾的徒儿,你的盛世,才要开启,你的夙愿,终会实现。”

 

上官鸿信即刻动身赶往霓霞,而此时的霓霞关,已经不再是荒凉的国之边境了。流血飘橹,三步伏尸,蔓延的鲜血染红了整片霓霞关的土地,这是羽国的入口屏障,本应是宛如凤翎般华美的版图,此刻却已成为修罗战场,人间地狱,不忍卒睹。

 

他不曾找到霓裳,因为在他到达之时,他的师尊布下的机关已被开启,比鹏的三万大军与霓裳带去诱敌的军队都陷在了那片四面深渊的高地之上。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手下、同伴,以及,亲人,一点点一个个倒下,被敌军残杀,抑或被绝望吞没之后自相残杀。刀剑没入肉体溅出的鲜血早已将他浑身浸透,上官鸿信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要不然怎么会在这里,宁愿选择了这个残忍的命运,也不肯伤那人一丝一毫。

 

在无尽的血色之中,已不知是第几个日月,天光第一次穿透云层之时,他终于领悟了寰宇诏空卷的最后一式。上官鸿信凭借断云石登上高地,却只来得及拥住小妹那渐渐冷去的身躯。

“策先生......”怀中渐冷的人发出微弱的声息,上官鸿信不由得将小妹拥得更紧,努力地在杀声之中分辨着她的声音。

“他没事。”上官鸿信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使自己看起来理智又可靠。

“王兄,你未伤他就好,我便可以放心了……霓裳这一遭,也算,不曾白来……”

看着气若游丝的小妹,他第一次有了想痛哭的情绪,“他很好,你放心。吾现在便带你去见他,他害你至此,绝不能轻易算了。”

 

上官鸿信抱着小妹回到栖凤宫时,怀中的人已经变得冰冷,永远地陷入沉睡。他似有所觉,却仍就推开了那扇紧闭的宫门,哪怕他布置在门口的守卫已经不见了。

 

小妹故去,临终前对他说“王兄,你要与先生好好生活,今后,你就是羽国的王了,霓裳,好想和你们一起,霓裳好想再见先生......”

策天凤走了,未留一言。他的师尊是谁?万军无兵的谋士,区区一个羽国皇宫,怎么困得住他。

这个认知让上官鸿信觉得恐惧,他的人生从未有的恐惧,甚至比认识策天凤之前更加绝望了。

他的光明,终究弃他而去。

 

次日,羽国皇子上官鸿信平定与国内乱,以三千精兵歼灭比鹏三万叛军,史称霓霞之战。至此延续三年之久的羽国内乱终于完结,上官鸿信一战成名,名扬天下,身负神功,登临帝位,自号,雁王。

 

 

自中原远道而来的客人羽扇轻摇地与他闲谈之中,透露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名字。

默苍离。

上官鸿信将这个陌生的名字又在唇齿之间流连了千百回之后,终于将之与心底那个冰封已久的名姓相联系起来,那种源自心底的冰冷,又再次蔓延开来。

作为信息交换,他淡写轻描的诉说了羽国的过往,却刻意隐去了某些某年某日的缠绵悱恻的时光。

 

“羽者为禽,凤为禽首,孤鸿单飞,寄语无言,默字为音,苍字为色,墨家十杰,一枝独秀。”

温皇带着那段半明半昧的时光回到中原,又会为你带去怎么样的变故?你会否,再次想起我?

 

策天凤,你曾为我担心过么?曾经为我,有过一丝丝心痛么?

你不会的吧。师尊。寄语无言,是已经失望到极致,所以不得不离开么?

一个失败品,没有死在那次的灾祸之中,果然是最大的不幸。

师尊,你对我,比死更残忍。

 

“最后一个问题,雁王,已经死了么?”

已为雁王的上官鸿信端坐于王位,在不曾回答过那人,仿若一尊没有生息的雕塑。

 

-tbc-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