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疏

为君唤雪梅花天,握手一笑三千年。

【雁默】所染(完结)



黑暗之所以存在,并非他不向往光明,而是他被光明抛弃。

再次推开栖梧宫的大门,看着深深庭院中游丝软细、乱红飞过,不由得感慨起继位之初雁王的天真。他明知不可能,却仍旧深深地陷入那人自初逢便已布好的局。策天凤对他甚至从不掩饰目的,他把一切真相与答案都给了上官鸿信,只是那个时候上官鸿信早已深陷在名为策天凤的幻梦之中,不懂,亦不忍看。

他走了,几乎什么都没留下,除了在这里真切的存在过的时光。

上官鸿信踏入内室,指间渐次拂过那人浏览过的书册,却没有了那本陪伴他们度过悠长时光的《墨子》。上官鸿信拣出一件那人未及带走的旧衣抱在怀中,来到镜前,模仿着那人的声色口吻。他的音调起伏皆与那人如出一辙,竟连他自己也分辨不出差异,雁王恍觉,原来他早已染尽那人音容相貌,一颦一笑。此刻似是那人透过这面铜镜向他唤道:“鸿信。”

走出羽国疆界的策天凤终于停下脚步,这是他一生唯一一次回望,“吾的徒儿,你还,活着吗?”随后他再不留恋,变更名姓、身份,踏入中原。

他登临地位,却仍旧日日住在那偏远清冷甚至简朴的宫殿之中,上官鸿信连那人给的伤害都不忍丢弃,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仍是活着的。他曾经几十次的在梦中见过那人,质问,为什么,在我失去所有之后,连你也要离开我。
那人却告诉他,你有权利,你有王位,你可以实现你的盛世了。
策天凤最残忍的地方,不是他逼着他一定要杀了他,而是他给了上官鸿信选择。杀了他,或者,让羽国重新陷入内乱。他让他选,多一视同仁。

策天凤布局从不强迫任何人,他只是给了选择,剩下的路,都是上官鸿信自己选的,多么后悔苦痛,都与他毫不相干。


上官鸿信明确的知道此刻是在梦中,否则策天凤怎么会在他身边。可他还是忍不住问,师尊,你为我讲的那篇所染,到底是何用意?
你要学会用思考代替发问。那人哪怕在他身边,也依旧胧着一层薄烟一般,让人看不清他的眉目。
师尊你给我选择,却不留余地;我染于你,你在乎的却是兼爱苍生,你可有想过,你将我一人留在羽国,我面对的会是怎样的绝境?
那人背过身去,再不看他,声音却仿佛带着穿透整个梦境的力量从远处传来:吾没理会时间。
吾教你兼爱,你却只记得所染,本可染于师友,你却只困于一人,原来吾之过竟是没教你与人疏离。
上官鸿信看着那人身影逐渐变淡,似要就这样远去,永远消失在他的世界里,连忙上前抓住那人的衣袖,一抬头,看见的确实自己的脸,那人用师尊的声音唤他“鸿信。”

梦醒。
雁王披衣起身走到院中那人常常伫立擦镜的梧桐树下,却发现那颗梧桐树上的叶子竟然不知在何时就已经落尽了,突兀的树枝蜿蜒曲折的挺立在粗糙的树干上。

他还未来得及为这棵树的枯荣或时光的匆匆感慨叹息一声,乘着夜色而来,带着满面寒意的暗卫便带来了那人身殒于爱徒之手的消息。
他没有想象中的悲伤,大概是从他开始彻底了解策天凤那一刻,从他离开羽国之后,他就在心底演练过千百次关于他的死亡。毕竟策天凤给的选择,很少有人能拒绝,而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第二个像上官鸿信一样,珍惜他的性命,宁可选择杀死自己的人了。
不是因为不懂,反而是太懂,所以沉迷一往而深,所以入梦来的,唯独一人,千千万万遍。

天将破晓的时候,雁王又见到了那位来自中原的神秘来客——神蛊温皇。
“默苍离说,俏如来会是他最好的徒弟。”羽扇纶巾的温皇轻摇手中扇,笑得诡秘,兴味盎然。
“家师策天凤,他一生中唯一的错,是我。”上官鸿信的声音动作,已与那人融为一体般肖似。
“他的头颅被俏如来送给帝鬼,至于尸身墓碑……”上官鸿信没有回应,温皇忽然觉得有些无趣了,于是话锋一转
“吾曾好奇,开创盛世的雁王,与墨家的钜子,究竟谁会胜出,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
“那你的结论是……”雁王不曾回头,只有风卷起他红色暗纹的披风与衣摆。
“他是你的弱点,现在他死了。”温皇唇边的笑意更加深了,”你会如何?”
“吾再没弱点,只怕这世上再没人是吾的对手。师尊选择成为英雄,他为尘世弃吾,那吾就去看看他兼爱的这片土地。”
“雁王若去了中原,只怕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他未竟之业吾会替他完成,只是,吾有自己的方式。”
雁王迎着微光踏入朝阳,他知这大约便是他与栖梧宫的永别,永别这个囚禁了他们三年时光的地方。
温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听见他的声音自远处缥缈传来
“师尊选择成为英雄,为了九界和平不惜殒身毁誉,而我不能够坐视。”
“之前的那个问题,我回答你,是。”
“我曾见过一丝光明,现在,他死了。”

黑暗之所以存在,并非他不向往光明,而是他被光明抛弃。

在他与策天凤此生最后一次会面,在栖凤宫,上官鸿信最后一次为策天凤停留的时候,策天凤说“你最好的结局,是死在霓霞关,否则对你,更残忍。当然,你现在执起墨狂,还来得及。”听罢这诛心的字句,那一抹幽深的暗色身影便消失于漫天落叶之中。
-end-
感谢观看,所染,全文6365字完结。
第一次写雁默中间夹杂大量原句对白,自己想表达的意思也没怎么表达出来。大概就是,雁王染于师尊,师尊困于责任。雁王眼中师尊高于一切,而师尊眼中,和平重于一切。师尊对于牺牲,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一视同仁,而大雁不是。
正文主要写了大雁内心变化的过程,加入有机会,希望能写个番外(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短的短篇也有番外)
说说师尊在跟大雁相处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态度跟想法吧……
希望番外能展现一个更加温柔,对大雁更好的师尊。
以上,感谢这几天点喜欢的小天使,你们就是我日更的动力哟~
虽然自知写的不好,还是感谢有小天使点进来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