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疏

为君唤雪梅花天,握手一笑三千年。

【一期三日】假若他日相逢

全文目前已贴3696字。

ooc预警,行文可能偏古风,天下一振马尾设定有,私设多

审神者视角。

神转折在第三章。he。细水长流的感情。没有文笔。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以上,感谢点进来的你。


——————————预警的分割线——————————



春逝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沉默?以眼泪?”——《春逝》

 

Chapter 1

 

我是一位审神者,最近在我的本丸发生了一些怪异的事情,这件事情,如果按照人类范围的认知,应该被称作灵异事件……

 

几天前,本丸多了一位付丧神,而本丸最近却没有新的刀剑的诞生。就在昨天,我去找三日月殿商议出阵事宜的时候,发现了那位付丧神的存在。

 

 

三月天,光风月霁,柳絮因风起舞,檐角滴落昨夜残留的雨水,伴着曲折回廊外的青鸟叽喳滴答,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半开的窗沿将一片朦胧春光泄入室内……

 

坐在对面的一期一振起身从一旁的小火炉上取下正在尖鸣的水壶,在氤氲水雾中沏开一团碧绿的茶卷,一室茶香馥郁。

 

“一期啊……”最终还是我忍不住先开口,“或者该称您为天下一振……”

 

天下一振将第一杯洗茶的水倒掉,又在杯中注满,缓缓放到我面前,才用那双琉璃似的眸子注视着我,然后缓缓地行了一礼。“您好,我是一期一振,在丰臣时期,由于前主是天下之人,我也被称作‘天下一振’,藤四郎们是我的弟弟,三日月是我的夫人,承蒙您照顾了。”

 

 

注视着面前有着水蓝色马尾的人,这下倒是我有些被吓到了。

“一期、不、天下你、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天下一振在对面缓缓坐下,大约是身高气场带来的压迫感,让我对着他还算恭谦的态度,也倍感压力。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意识在混沌之间,被人唤醒,醒来以后便在这里了。”

“欢、欢迎你来到这里。”顿了顿,我还是鼓起勇气问道“天下,你来到这里。却没有带来本体刀,所以也没有人类的身体,这样的现象,在本丸从未出现过,所以……”

“主上的意思是……”

 

注视着那双金色的眼瞳,想着为我期盼已久的谦虚少年,我实在说不出“把您上交给政府这类似的话”,也罢,先让我再考虑考虑好了。

“没、没什么,欢迎你来到本丸,很久没有见弟弟们还有爷爷了吧,快去见见他们吧。”

我努力地挤出一副貌似高兴的笑容。却看见对方眼中的自信与骄傲在一瞬间碎裂,分崩离析。

“也许是、没有本体的缘故,他们并不知道我的存在,没办法看到,也无法触摸……”

 

 

随后的日子里,我几乎是崩溃地见证着他所说的一切,这一切让我残忍的在三日月面前,不停地当着演员。

 

我为本丸换上了春夜的景色,风铃在檐下轻轻碰撞,发出悦耳的清响,我正在思考着怎么跟爷爷说天下一振的事情,猛然推开爷爷房间的门,却看见一片昏黄的烛光里,爷爷跪坐在几案边,手里执着针线,正在认真地绣着什么,天下凑在爷爷身边端着两支烛台认真地端详着爷爷的动作。

 

但是这幅美好的画面却被我破坏了。爷爷看见我进来,急忙想把衣服收起来,我走上前,正要调侃两句,却看见天下正对着我轻轻摇头,顺便熄灭了手中的烛火。

 

“主上?”爷爷看我怔怔地看着他的方向发呆,伸出细长白嫩的手指在我的眼前晃了晃。他把东西藏在身后,以为这样我就发现不了,却不知道,那东西露出了一个明显的角。

 

我用眼神不断的往那边瞟,看见天下一振不断向我摆手,直到爷爷从身后把那包东西拿出来,他才仿佛松了一口气般,立马往爷爷的身边蹭了蹭,那目光,简直恨不得把眼睛黏在爷爷身上一样。

 

“哦呀,被发现了啊。”爷爷摊开那东西我才发现,原来是一身运动衣。

“这是给一期准备的衣服,因为这里一期还没有来,我想着主上肯定也还没有帮他准备内番服,于是就自作主张……”爷爷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更是声如蚊呐。不过,就算他低下头,我也知道他精致的面容上一定有一抹漂亮的绯色。

“没关系哦,非常感谢爷——非常感谢三日月帮我节省小判!“在对面天下一振投来的眼刀之下我……没出息地屈服了!等一期一振本体来了之后,我一定要找爷爷告状。

”但是,三日月你也是叫一期的吗?”我看着那个都快把脸贴在爷爷脸上的水蓝色脑袋故意地问道。

“御、御前样。”这回声音更是小的仿佛那三个字是我幻听了一样。

 

正在我被毫无自觉的爷爷跟异常自信的天下喂狗粮喂得都能三天不吃饭了的时候。爷爷突然出现了一种很窘迫的表情,用一本正经的声音喊我“主上,我可以问您一件事情吗……”

我突然下意识坐正等着爷爷的下文。

 

“就是,如果有人送您一件衣服,但是上面的刺绣非常的……拙劣,您会……您会嫌弃吗?”

我看着被天下环抱在怀里的爷爷,简直想自戳双目,在心里咆哮:你别说给他件内番服、你就是给他个麻布袋,他估计也很高兴的穿在身上啊!有木有啊!你们为什么这样伤害我……

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不会哦,因为是三日月送的嘛。”

“那、那主上觉得御前样……”

 

爷爷你的御前样就在你旁边哦,他偷偷地啾你哦。好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怎么会嫌弃,他肯定很、开、心、啊”

最后几个字我咬牙切齿的说完,爷爷却没发现异常。

他试图向我请教怎么刺绣,我却一脸茫然的时候,我看见他眼睛里的月亮写满了鄙视,

于是讯速地趁这个机会,打包了三天的狗粮,宛如一阵风地离开了爷爷的房间。

 

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跟天下一振说“我又不是个演员!本该配合我演出的你!为什么视!而!不!见!”

 

 

 

Chapter 2

 

嗯。第二天我打开房门,就是一口狗粮,因为穿着内番服的三日月正坐在檐下喝茶吃早点。他身边的天下一振也已经换上了昨天爷爷手里那件内番服,嗯,注视着这造型……一言难尽的运动服,还有前襟歪歪扭扭的刀纹图案,再配上一期一振那幸福的表情,我觉得我一大早就吃饱了。

 

天下一振手里还有一个盘子,里面多了几串丸子,他总是趁爷爷沉迷喝茶的时候,偷偷往爷爷的盘子里放一串,而爷爷对此毫无所觉,甚至还开心的跟我打了个招呼”主上早上好呀~”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羡慕,身为刀剑的他们。他们虽然只能作为付丧神,生活在时空的罅隙之间,为了抗击溯行军而生,却有着,比人类,更深沉,更真挚的感情。

 

哪怕是我见过的人世间看起来很多很多关系很好的情侣,也都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感情。新款的包包饰品,流行的服装,昂贵的化妆品堆砌出来的精致,豪车,别墅撑起来的感情,在他们面前,都应该自惭形秽……

如果在人世,尚不懂得珍惜的话,看到的,可能只是拙劣的刺绣,而非那份充满等待的期盼与被接受的欣喜的心意。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庭院里纷飞的樱花,初生的春水,在这极盛的春光里,我的心里却滋生出一种忐忑。

最近,左眼皮一直再跳,我多希望,政府不会发现我这小小本丸里细微的变化,希望,他们……能在一起再久一点,再久一点……

 

然而我的祈愿还没结束,出阵的队伍回来了,他们满面春风,带来了一个让我不知该是哭还是笑的消息——骨喰来了。

 

 

我看着此时切磋归来的爷爷,一边与数珠丸交谈着,一边走近,却在看向人群的时候明显的怔了一下,然后跟他身边的天下一同露出惊喜的表情。又转过身双手合十,似乎是对着数珠丸道了一声抱歉,便匆匆跑着远去了。

 

那一刹,我有一种想喊住爷爷的冲动,却硬生生地止住了,因为,我瞒不了爷爷一辈子,一期一振迟早回来,而我没办法面对着每一次避开一期掉落地点安排出阵时那一排小短刀们失落的眼神,以及三日月……他笑着说没关系,眼里的月亮,却仿佛要坠落的注视。

 

还有庭院正中的万叶樱上,一字一句的祈愿,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果然,在我一通胡思乱想之后,我看见三日月转身,径直穿过了天下一振的身躯,快步往回走,虽然是笑着的表情,眼角的红痕却更加明显了。而天下一振想要拉住三日月,手却穿过了三日月的衣角,只留下一缕掌间的风……

 

我趁三日月晚间休息,将天下一振叫了出来。

春日在极尽绽放之后,随着春红渐落,春意已经隐隐有了渐渐消退的趋势……

夜半对坐,中间是烛影摇红,却不是为了成全……

“一期,我的世界中,有位很厉害的哲学家,他叫海德格尔。”

我满怀纠结愧疚,却不得不说下去。

“他有一段十分有名的话语,以我现在的阅历还只是一知半解,但是我相信,如果是一期的话……一定能感受到他的意思。”

 

“他说。‘人是被抛入世界、能力有限、处于生死之间、对遭遇莫名其妙、在内心深处充满挂念与忧惧而又微不足道的受造之物。’

这个受造之物对世界要照料,对问题要照顾,而自己本身则常有烦恼。

处于众人中,孤独生活,失去自我,等待良心召唤,希望由此成为本身的存在。我认为,刀大抵如此,却又不完全相同。”

“主上是想说,譬如三日月殿与我?”

我对一期的聪慧与理解力有些讶异,却又想到,这是百年的刀剑了,所见所闻,不知要比我多出多少,而我今天,却不得不在这里卖弄了。

“不错,或许一期与三日月等待的不是良心的召唤,而是彼此的召唤……”

 

“但是,以现在我的状况,是无法,与三日月完成这种相互的召唤,从而达成本身的存在,对么?”天下一振装束整齐的端坐在我对面,依旧是强大的气场,自信而倨傲却不乏恭谦的态度。

看着他这幅模样,我的心底却忍不住一阵阵地泛酸。

 

“主上,可以拜托您一件事吗?”在我胡思乱想前,天下一振便打断了我的思绪。

“啊?你说,我一定尽力。”

“我希望主上能在明天出阵前,检查一下鲶尾的御守。”

“啊,好的,但是,为什么呢……”

“这个嘛……主上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还是那个自信的笑容,我却觉得,不忍心去看。

或许是知道,他终有离去的一天。

 

目送着一期离去的背影,我轻轻地听见他吟诵着那首我挂在三日月房间里的诗歌中的一段

“假若他日相逢,

我将何以贺你?

以沉默?以眼泪?”


他温柔的嗓音飘散在微凉的夜风里,我突然特别想让他跟三日月赶紧来我面前秀个恩爱,就算再送三天份的狗粮也没关系。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51)